网友小熊 关于《伽罗瓦死于一百四十年前》一文的来信

 

 

 

 

站长的回信

小熊你好!

非常感谢你的来信和指教,收到你的信后又惊又喜,百感交集。没有想到,自己的网站和作品居然还能影响到你这样“专家级”的读者,深感荣幸和快慰。鲁迅先生说过,“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一篇自己很久以前心血来潮翻译的文章有一个像你这样的读者,也不枉费了当时倾注的那些心血了。

老实说,我以前读这篇文章,也曾十分困惑,将信将疑,若该文所论属实,应该是极轰动性的新闻,甚至会登上(至少法国的)报纸的头版头条,有很多相关的报道才对,可为什么在网上只能看到这样一篇孤文?但如果它是虚假的,又为什么能够如此堂而皇之地刊登在像法国科学网这样权威的网站上(原文链接 - Il y a cent quarante ans : la mort de Galois)?而且作者又都是严肃的学者,各种证据乃至很多细节,都言之凿凿,毫无信口雌黄,哗众取宠之嫌。另外,正像你说的,出于对伽罗瓦的无比喜爱和悲悯,从内心深处我有一种盼其为真的意愿(善良的老好人容易受骗上当,往往也是受这种心理的驱使),虽然还是有所疑虑和保留,但更倾向于take it seriously,至少是把它当成一家之言的。

哎!哎!做梦也想不到这居然是虚构的故事,愚人节的玩笑!你的解释如醍醐灌顶,我感到先是好像被当头打了一棒,浇了一盆冰水,继而又恍然大悟,各种谜团都迎刃而解,豁然贯通。你的法眼金晴和明察秋毫的侦探家本领,实在令人佩服之至,同时作者极丰富的想像力和极高明的小说家本事,亦令人叹为观止矣! 伽罗瓦也许是整个数学史上最具悲剧性、最富传奇和浪漫色彩的人物,怀抱绝世之天才,却由于命蹇时乖,和不可思议的阴差阳错,未能被世人赏识,一展才华,最后因为他的政治热情在一场毫无意义的决斗中白白葬送了他那十分年轻和无比宝贵的生命。其一生遭遇之悲惨,命运之厄难,不由不让人为之扼腕叹息,唏嘘不已。

诚如你所说,对于每个热爱伽罗瓦的人,看到这篇文章都会是一种宽慰,虽然现在看来,只能把它当作文学作品来欣赏了,但我觉得还是先不说穿,让读者先被天真地“骗一回”的好,先入后出,先迷后觉,一波三折,方得其趣,方不辜负这样一篇奇文妙文,和二位作者创作此文的苦心和匠心。 另外,即便此文的情节纯属虚构,但其数学部分却精彩不减,让人读后受益良多,浮想联翩。用这种虚构故事来讲数学的手法效果极好,以文学之笔载数学之道,寓教于乐,生动有趣,妙不可言。我以前翻译过的一篇文章《高斯、爱森斯坦和二次互反律的“第三个”证明—— 一幕小戏剧》(Gauss, Eisenstein, and the ``third'' proof of the Quadratic Reciprocity Theorem: Ein kleines Schauspiel),用虚构的戏剧对话的形式,讲述了爱森斯坦对高斯的最爱——被他誉为黄金定理的二次互反律的一个极其简单巧妙的证明,和此文可谓异曲同工,同为数学小品文中的杰作。

再次对你的来信和指教表示衷心的感谢!

All my best wishes!

谢国芳  

 

 

相关文章:

伽罗瓦死于一百四十年前(关于伽罗瓦之死和生平的新考证) 

伽罗瓦之死新说并吊伽罗瓦文  

伽罗瓦小传

A short Account of Galois' Life   

《高斯、爱森斯坦和二次互反律的“第三个”证明—— 一幕小戏剧》

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某学生的来信

答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某学生书   

答网友旅加拿大华人王博士书(1)

答网友旅加拿大华人王博士书(2)

和旅加拿大华人王博士的通信

答三位网友关于费马点的问题(主题:关于托里拆利的解答的漏洞) 

对网友来信咨询的一个立体几何问题的解答

答网友于淼的问题(主题:三维转动的欧拉角和转轴转角参数相互转换的谢国芳公式) 

答某科技公司项目发展部陈小姐的问题  

对王教授的朋友某访美学者的问题的解答 

和留美博士后王教授的通信与合作  

对王教授的问题的解答  

与某理工大学赵老师的通信(主题:关于疑难解答和论文合作) 

 

网站首页(Homepage)

前页(Previous Page)

回顶(Back to Top)

下页(Next Page)

上级目录 (Go to TOC)

                                            

          Copyright © 2001-2012 by Guofang Xie.    All Rights Reserved.
                
  谢国芳(Roy Xie)版权所有  © 2001-2012.   一切权利保留. 浙ICP备110506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