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某留法女研究生书

 

同学你好!

收到你的情真意切的长信非常高兴,也非常感动。你的想象很有意思——人的想象力是多么奇妙啊! 特别是女性的那种细致入微的形象的想象力,实在是让我佩服和赞叹。自以为现在自己的目光还算“清澈”吧,但离“和蔼”恐怕尚有一定距离,老师和学者之称也是愧不敢当,借用老作家王蒙的一句话,自己只不过是一个“终生学生”罢了。曾经深爱过各种外语,后来又迷上了数学,时过境迁,“向之所欣,俯仰之间,已为陈迹。”回头一看,我网上的很多作品,其实也不过是雪泥鸿爪,“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但在逃去如飞的流光里,在漂流无依的个人生命的涓涓小河里,能留下一些不灭的痕迹,作为自己曾经存活过的印记,就像司汤达那样可以对自己说一句,“活过,写过,爱过。(Il a vécu, il a écrit, il a aimé.)”,总还是让人欣慰的。

“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有非常之功。”人必于滚滚红尘中,有所痴迷执念,神有所凝,气有所聚,忠纯专一,心无旁鹜,才可能有超脱凡俗之上的成就,卓拔于芸芸众生之上,不愧为万物之灵长。

鲁迅先生说过:“无论爱什么,——饭,异性,国,民族,人类等等,——只有纠缠如毒蛇,执着如怨鬼,二六时中,没有已时者有望。”信哉此言!

世上只有极少数人,能于纷纷攘攘世俗的生活之外,感受到另一个世界的精彩和诱惑。那是一个摆脱了无常的静谧永恒的世界,没有人间的衰老病死之悲,坏灭亡逝之痛,一切的真善美都只会不断地生长完善,绝不会凋零枯萎,被时间的镰刀推毁。这个凌驾在物质世界之上的只能被心灵感知的世界,就像是空间的另一个维度——第四维,对于大多数人是无法想像,等于不存在的,只有极少数灵异之人能进入其间,领略其中的风景和况味,如饮春醪,如品仙茗,沉迷陶醉,留恋忘返。能进入这个世界的人是有福的,他们似乎是肩负着某种天赋的使命,注定了要在这个尘世俗界完成某种灵魂的事业,用有限的时间的流沙建造出一个不朽的精神的家园。

格罗滕迪克说:“Sans avoir eu jamais à me le dire, sans avoir eu à rencontrer quelqu’un avec qui partager ma soif de comprendre, je savais pourtant, "par mes tripes" je dirais, que j’étais un mathématicien : quelqu’un qui "fait" des maths, au plein sens du terme -- comme on "fait" l’amour. La mathématique était devenue pour moi une maîtresse toujours accueillante à mon désir. 【拙译】从来不需要对自己明言,从来未曾遇见过任何可以分享我的求知的渴望的人,然而我知道,在五脏六腑里我深深地知道,我是一个数学家,一个不折不扣地‘做’数学的人——恰似你‘做’爱一样。对我来说,数学成为了一个随时张开着怀抱迎候我的情人。”啊!啊!这是多么真挚、炽烈、大胆的爱的“表白”!对数学来说,能得到一位像格罗滕迪克这样的“爱人”何其有幸!对格罗滕迪克来说,能找到一个像数学这样的“情人”又何其之幸!在格罗滕迪克的这种对数学的痴爱里,不是有像梁山伯与祝英台、像牡丹亭还魂记中的杜丽娘的爱情一样至纯至坚、感人肺腑、动人心魄的东西吗!一切的精诚忠纯之爱,都能感动天地,直通神灵,成为人间最美丽的风景。男欢女爱,使人类在肉体上得以繁衍,生生不息;而像格罗滕迪克这样的对数学的痴爱,则使人类在精神上昂扬上升,接近神明。我不知道格罗滕迪克的感情故事,但从他的文字和对数学的痴情推想,在生活中他也必定是一往情深、爱欲极强之人。只可惜男女之爱太难,在现实世界中有太多的制约、局限和缺憾,理想的爱人,完美的恋情,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得之则幸,不得就只能认命,不像数学这样的“情人”,只要你爱她,她会随时张开怀抱迎候你,其“爱”之甜蜜和喜悦,如江上之清风,山间之明月,是取之无禁,用之不竭的。

关于格罗滕迪克的自传《收获与播种》,最近有国内的出版社联系我,说他们可以和格罗滕迪克的家人联系取得该书的版权,我若能译出全书,他们可以正式出版。现在我正在和他们联系谈合作出版事宜,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在不久的将来,也许就能看在书店里看到该书的中译本了。在此期间,我也会更新增加我网站上的选译部分。

同时,我也在谋求《破解法语动词变位的奥秘——法语动词变位新概念新体系》这本书稿的正式出版,其具体内容因为涉及到研究成果的优先权和商业利益,暂时我还需要保密,希望你能谅解。

Tous mes meilleurs voeux!

谢国芳

 

附录:一位留学法国的女研究生的来信

 

相关文章:

《破解法语动词变位的奥秘——法语动词变位新概念新体系》书稿  

《收获与播种——格罗滕迪克自传》摘译(1)

《奇异的荒野:大数学家们的生平故事》摘译 (2)格罗滕迪克的故事  

答热心读者的来信(主题:《收获与播种——格罗滕迪克自传》的翻译 )  

和张海静谈格罗滕迪克(Alexander Grothendieck)与佩雷尔曼(Grigori Perelman)

宁波大学英语系某学生的来信和站长的答复 

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某学生的来信

答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某学生书  

答网友旅加拿大华人王博士书(1)

答网友旅加拿大华人王博士书(2)

和旅加拿大华人王博士的通信

圆锥曲线的谢国芳大定理——也许是有史以来最伟大和最奇妙的几何定理

Guofang Xie's Great Theorem about Conics — Perhaps the Greatest and Most Marvelous Theorem in Geometry

圆锥曲线的谢国芳小定理——继帕斯卡定理和布列安桑定理之后又一朵射影几何的奇葩 

三维转动的欧拉角和转轴转角参数相互转换的谢国芳公式 

关于三维转动的研究手稿(1) 

论三维空间的转动(3) 

答三位网友关于费马点的问题(主题:关于托里拆利的解答的漏洞) 

对网友来信咨询的一个立体几何问题的解答

答网友于淼的问题(主题:三维转动的欧拉角和转轴转角参数相互转换的谢国芳公式) 

答某科技公司项目发展部陈小姐的问题  

对王教授的朋友某访美学者的问题的解答 

和留美博士后王教授的通信与合作  

对王教授的问题的解答  

与某理工大学赵老师的通信(主题:关于疑难解答和论文合作) 

 

网站首页(Homepage)

前页(Previous Page)

回顶(Back to Top)

下页(Next Page)

上级目录 (Go to TOC)

                                            

          Copyright © 2001-2012 by Guofang Xie.    All Rights Reserved.
                
  谢国芳(Roy Xie)版权所有  © 2001-2012.   一切权利保留. 浙ICP备110506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