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Homepage) 欢  迎  访  问  谢  国  芳  的  网  站  “语  数  之  光
Welcome to Guofang Xie's Website
返回 (Return)

 

《博尔赫斯和数学》摘译

   ——作者 Guillermo Martinez   

   西班牙语原文(original text)


 

中文译者:  谢国芳

      Email:  roixie@163.com  

 

12. 一个小小的上帝 


上帝在创造宇宙时有多少种可能的选择?这个由爱因斯坦提出的问题在别的时代可能会引起哲学家和神学家关注,由于一种后现代主义的吊诡,其答案即将由现代物理学给出。这个通向黑夜尽头的旅程的出发点是1929年作出的一个关键性的天文观测:无论你把望远镜对向哪里,遥远的星系都在远离我们而去,换一个更富戏剧性的说法是,宇宙在膨胀。

寻求对这一新现象的理论解释耗费了物理学家几十年的时间,人们对一个本质上静态的宇宙的信念是如此根深蒂固,连爱因斯坦本人也引入了一个“宇宙常数”以便使宇宙保持平衡——这是他在职业生涯里犯过的仅有的一个错误。然而宇宙的确在运动,这一运动对上帝的观念有深刻的影响。

事实上,一个直接的推断是如果各个星系在飘散,那么之前它们彼此之间肯定靠得更近,把计算往过去延伸,人们猜想在某个时刻宇宙中的所有物质必然集中于一个无限小的点。这距离大爆炸理论只有一步之遥了。1970年,罗杰·佩罗斯(Roger Penrose)和他的博士生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迈出了这一步,他们证明了,在广义相对论在依然有效的假设下,在大爆炸零点,宇宙仅由一个没有广延的密度无穷大的点构成,数学家们称之为奇点。

 

 

     史蒂芬·霍金(1942 ~  )

 

特别地,他们还证明了,假使在那个最初的瞬间之前发生过任何事件,它们不会对现在产生任何影响,即它们不会有任何可以观察的后果。这样一来,时间就不是像康德(Immanuel Kant)认为的那样无限制地向过去延续,而是像圣奥古斯丁( Saint Augustine)猜测的那样,它和宇宙不可分割,其起源蕴于大爆炸之中。

这个最初的猜想在神学上的含意有些令人不安。在一个静态的宇宙中,并没有对于一个时间起点的物理上的需要,我们可以想象上帝自由地选择创世的时刻。然而在一个膨胀的宇宙中,是不能任意地选择时间的起点的,我们仍然可以想象上帝在大爆炸的瞬间创造了宇宙,但是假想它在之前被创造出来就是没有意义的无稽之谈了,这给造物主加上了一个精确的限制。

尽管如此,教会热情地赞许这个最初的理论,毕竟它仍给上帝的律令在时间之始保留了一个小小的空间。但是宇宙的起源是一个奇点的事实使得物理学家无法继续探究时间的零点,原因很简单,当你处理奇点的时候,一切普遍规律都失效了,这样一来,创世记就仍被神秘的光环笼罩着,这对教会的目的来说是十分方便的。

然而,他们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细节,在物理学中,所有理论都是临时的,对每一个新理论的支持都只限于没有新的观测或实验揭示某个矛盾之前,一旦出现这样的观测或实验结果,物理学家就会被迫修正他们的公式或者从根本上改变他们对于某个范式的观点。之前天主教会已经犯过一个错误,他们把圣经中的文字和托勒密把不动的地球当作宇宙中心的宇宙观捆绑在了一起。那个错误延续了四百多年,导致了伽利略被判监禁。

这一次坏消息来得更快。在一个由耶稣会教徒组织的邀请第一流专家参加的梵蒂冈宇宙学研讨会上,与会者受到了教皇的接见。关于这次会见霍金在他的《时间简史》中讽刺性地评论道:

“他告诉我们可以研究大爆炸之后的宇宙演化,但是不应当探究大爆炸本身,因为那是创世的时刻,因而是上帝的事务。我那时候庆幸他并不知道我刚刚在会议上作过的演讲的主题——时空可能是有限的但是却没有边界,这意味着它没有始点,没有创世的时刻。我可不想分享伽利略的厄运!……”

 

 

 

 

未完待续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