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Homepage) 欢  迎  访  问  谢  国  芳  的  网  站  “语  数  之  光
Welcome to Guofang Xie's Website
返回 (Return)

 

《用数字思维——数学如何照亮我们的生活》摘译

   by Daniel Tammet

   英语原文(original text)


 

中文译者:谢国芳

      Email:  roixie@163.com  

演讲大师毕达哥拉斯、数学和修辞学与庭辩术及其他[1]

对于毕达哥拉斯的生平我们几乎一无所知,只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他并不真的叫毕达哥拉斯。我们所知道的他的这个大名很可能是他的信徒们给他起的绰号,据一种考证说其字面意思是“像先知一样说话的人”。毕达哥拉斯没有把他的数学和哲学思想付诸文字,传说他是面对庞大的人群当众宣讲。这个古往今来最著名的数学家实际上也是第一个演说家。

笼罩在这样一种场面上的吊足胃口和令人期待的气氛是容易想见的,如果我们相信后来的记载,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聆听这位传奇人物的演讲,摩肩接踵的公民们、男女老少、富人和穷人、政客、律师和医生、家庭妇女、诗人、农夫和孩童争先恐后地蜂拥而至,因为奔跑而面红耳赤的迟到者推挤着寻找后面的一个座位。在等待开讲的时间里,人们会交头接耳。有人窃窃私语,“毕达哥拉斯的一条大腿是金子做的。”另一个人说,“他的话甚至能让野狗熊服帖。” “他和大自然交流感通,”第三个人断言说,“连河流都知道他的大名!”

……

无论从哪方面说,毕达哥拉斯的思想都超乎他的弟子们的期望。数学对于他来说不折不扣是一种生活方式,“他把学习几何学变成了一种人文教育,”最后一位古希腊的重要哲学家普罗克鲁斯(Ploclus)评说道……

毕达哥拉斯具有明星气质,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对时机的把握恰到好处,他是一个不慌不忙的演说家,在对急不可耐的听众开讲前从容不迫。每个人都觉得毕达哥拉斯是在单独和他讲话,没有一句话是超出他的理解能力的,他完全听明白了,“是呀,”他心里会寻思,“是呀,事情就是他说的那样,它绝不可能是另样的。”……

修辞学——说话的艺术——赋予了毕达哥拉斯的语言和思想特有的形状和凝聚力,同时它也标志了真正的数学思想的开端。“一个(数学)证明,”华盛顿大学的斯蒂文·克兰茨(Steven Krantz)说,“是用来使别人相信一个数学陈述为真的一种修辞手段。”另两位学术界的领军人物戴维斯(Davis)和鲁本·赫胥(Reuben Hersh)支持这一观点:“数学在现实生活中是一种社会交际的形式,所谓‘证明’是包含了正式的和非正式的陈述、严密计算和随意的评论、令人信服的论据和诉诸想象与直觉的复合体。”

有着激情澎湃的辩论、长于诉讼的公民和吵闹的公民大会的古希腊正是这种社会交际的理想环境,因而也是修辞学和数学发展的温床。事实上,没有修辞的精致化就不会有逻辑,也就不会有构成西方文明的基石之一的任何数学。在所有这些文化的和智力的求索之前,先有通过辩论和证据的评估说服人的实践。正是在法庭上,在这样的公开审判中,这些构成我们的思想体系的砖石得到了磨砺和锤炼。

在古希腊庭审是家常便饭。法庭的大堂里坐满了数百个、有时候乃至数千个自由公民听双方陈述。这些公民组成了一个庞大的匿名陪审团,只有他们的年龄(三十岁以上)和男性性别是他们的共同特征。因为陪审团的人数总是奇数,不可能有不分输赢的裁判。每一个裁决都是最终的,没有上诉。

……

 

 

译者注【1】:该标题为译者所加。

 

 

未完待续(to be continued)

   

 

 

     上一节

 网站首页

回顶

 回上级目录

 

相关文章:

“‘无中生有’:数学证明和公理化方法的威力”——《 x 的快乐》摘译  

《通向代数几何的 “皇家大道” 》 摘译  

《一个数学家的成熟》摘译 作者:Steven Krantz 

《奇异的荒野:大数学家们的生平故事》摘译 (1)

《收获与播种——格罗滕迪克自传》摘译  

伽罗瓦小传

伽罗瓦之死新说并吊伽罗瓦文

伽罗瓦死于一百四十年前(关于伽罗瓦之死和生平的新考证)

巴拿赫与苏格兰咖啡馆

拉马努金的遗产

一个天才的最后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