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Homepage) 欢  迎  访  问  谢  国  芳  的  网  站  “语  数  之  光
Welcome to Guofang Xie's Website
返回 (Return)

 

圆周率之山 [1]

 原摘《纽约客》杂志,作者 Richard Preston

英语原文(original text)


 

中文译者: 谢国芳

        Email:  roixie@163.com

格利高里·楚德诺夫斯基(Gregory Chudnovsky)最近在他的公寓里通过邮购零件制造了一台超级计算机。格利高里·楚德诺夫斯基是研究数论的,他的公寓位于曼哈顿西岸的一幢破败的楼房的接近顶层的楼层,这是一个邻近哥伦比亚大学的社区。……

格利高里在设计和建造这台超级计算机方面的合作伙伴是他的哥哥大卫·楚德诺夫斯基(David Chudnovsky),他也是一个数学家,他的住所和格利高里相隔五个街区。

楚德诺夫斯基兄弟俩把他们的机器称为“m0”,它占据的地方从前是格利高里的公寓的客厅,它的触须伸进了其它的房间。兄弟俩声称,m0 是一台“真正的、普遍用途的超级计算机”,和较老式的克雷Y-MP超级计算机一样快、一样强大,但略慢于最新式的克雷Y-MP机——C90,这是一台由克雷公司制造的尖端超级计算机,售价高达三千万美元。迄今为止,兄弟俩在他们的超级计算机的零件上大约花费了七万美元,其中很多钱出自他们各自妻子的腰包。

格利高里今年39岁,身材廋小,一张骨瘦而英俊的脸上蓄着长胡子,其间夹杂着一络络乱糟糟的灰色和黑色的须发。他的前额宽广,一对棕色的眼睛分得很开。他走起路来很慢,拄着一根曲木拐杖,吃力地拖着步子,他的哥哥大卫通常用一只手臂搀扶着他,防止他翻倒。他患有重症肌无力,这是一种自身免疫性肌肉疾病,在他的情况,症状表现为肌肉衰弱和呼吸困难。

“大部分时间我不得不躺在床上,”格利高里有一次对我说。他的病情看起来并没有恶化的迹象,也没有好转的迹象。他是在十二岁的时候患上这种病的,那时他在乌克兰的基辅市,他和哥哥就是在那里长大的。他白天总是坐在或躺在一张堆满了枕头的床上,从摆放超级计算机的房间顺着过道走下去就是他的卧室。格利高里的卧室里到处塞满了纸,这些纸加在一起至少有一吨重,他把这个地方称为他的废物堆积场。房间朝东,早上将是充满阳光的,假如他拉起遮阳板的话,可是他总是把它们拉下,因为光线会伤害他的眼睛。

当你碰见楚德诺夫斯基兄弟俩中一个的时候,你几乎总能看到另一个,你常常发现他们两个连在一起,就像是一对连体双胞胎,大卫拉着格利高里的胳膊,或者在胳膊窝下架着他。他们说话时常常补充完整对方的句子,或者打断对方。但是他们长得并不像。格利高里是精瘦的蓄胡子的;而大卫则体格壮硕,一张圆胖的脸上胡子刮得干干净净。他四十出头,长着一对厚眼皮的深蓝色的眼睛,和一头茂密的灰黑色的卷发。他总是穿一件浆过的白衬衫,常常系一条灰色的印格丝绸领带,他的领带耷拉在挺出的大肚子上。

楚德诺夫斯基家的超级计算机,“m0”,耗费二千瓦的电力,它日夜不停地运转着。兄弟俩不敢把它关掉,假如关了,它可能就会死机。至少有二十五个风扇往机器里吹风给它降温,否则不定什么东西就会熔掉。废热弥漫格利高里的公寓,在夏天,放置“m0”的房间的温度攀升到了一百华氏度。兄弟俩尽可能多地关掉公寓内的电灯,假如他们在“m0”运转的时候开了太多的灯,就可能烧坏公寓内的线路。呼吸城市的空气会让格利高里得肺病,所以他总是关闭公寓里的所有窗户,夏季一直开着空调,可这对降温似乎没有效果。随着公寓里的气温上升,能闻到一股线路板的焦烧味,这是“m0”情况不妙的征兆。

联邦快递公司的箱子源源不断地到来,一批相反方向的箱子回流到邮购仓库,里面装着爆炸了的零件,并附有兄弟俩要求退换或退款的信件。大楼的管理员不知道楚德诺夫斯基兄弟在格利高里的公寓里使用着一台超级计算机,而兄弟俩也没有表示要急于告诉他的意思。

 

……

未完待续(to be continued)

 

译者注【1】:在本文翻译过程中个别字句和段落有删节。

 

 

英语原文:

 

……

更多内容见原文网址:http://www.newyorker.com/magazine/1992/03/02/the-mountains-of-pi

 

 

 

 

 

 

 

上一节

 网站首页

回顶

 回上级目录

下一节

 

相关文章:

和 π 有关的神奇等式(1)——欧拉的伟大发现  

数学家们转魔方 ——《数学科学中的新鲜事 · 2013年卷· 总第9卷》摘译(2014年9月24日更新)

数学之无法预料的巨大作用 ——《最佳数学写作文选· 2012年卷》摘译(2014年9月25日更新)  

“万能的机器?” ——《最佳数学写作文选· 2013年卷》摘译  

数学王国里伟大的第一次——首位女菲尔茨奖得主诞生了! 

柯瓦列夫斯卡娅忆童年(1) 

《收获与播种——格罗滕迪克自传》摘译 §2. 穿越一件作品的漫游,或者说孩子与母亲  

答一位热心读者的来信(主题:《收获与播种——格罗滕迪克自传》的翻译 )  

《奇异的荒野:大数学家们的生平故事》摘译  

伽罗瓦小传

伽罗瓦之死新说并吊伽罗瓦文

伽罗瓦死于一百四十年前(关于伽罗瓦之死和生平的新考证)

巴拿赫与苏格兰咖啡馆

拉马努金的遗产

一个天才的最后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