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Homepage) 欢  迎  访  问  谢  国  芳  的  网  站  “语  数  之  光
Welcome to Guofang Xie's Website
返回 (Return)

 

      《边缘物理学》摘译

   ——作者  玛格丽特·维特海姆

   英语原文(original text)


 

中文译者:  谢国芳

      Email:  roixie@163.com  

   

 

第一章

……

在所有人做的事情中,我们通常不会把理论物理学和业余爱好者联系在一起。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理论物理学己经变得和一个工业息息相关,该工业的核心是一些我们人类所曾建造过的最复杂的设备:哈勃太空望远镜,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的粒子加速器,LIGO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南极冰层下中微子观测站,所有这些的造价都高达数十亿美元,每一个都有庞大的技术团队专门负责运行。如此巨大的实验项目对于理论物理学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它依赖于它的预测的检验以保持它的可信度。没有这些机器,理论就有沦为数学游戏的危险,而现在的确需要这么多的设备和这么多的人发现一些没有得到解释的新东西这件事本身就是理论物理学家的巨大成功的一个标志。

 

        

不难理解为什么有人愿意加入到如此大规模的研究项目中,但与此同时,在一些物理学家的心中仍存留着一种对更小型的、更个性化的科学的渴望。我认识一位加州理工大学的物理学家李伯莱希特(Kenneth Libbrecht)博士,他领导一个引力波检测小组,在业余时间他会离开正规大科学的舞台,躲进一个小小的个人实验室,在那里他亲手建造了实验设备来研究雪花是如何形成的。李伯莱希特解释说这是一件他能独力从事的事情,当他离开被他称为他的“日常工作”的引力小组休假的时候,雪花提供了一个他能一个人探索的前沿研究课题,在这个领域中他是无可争辨的世界第一权威。令人惊奇的是,对于冰的结晶过程的物理机制人们所知甚少。李伯莱希特有一次和我戏谑地说,他的那些关于引力波的论文的研究团队是如此庞大,作者名字列单所占据的页面可能比文章本身还要长,对于一个群组负责人来说,甚至连正确记录每个人的名字都是一项重大的挑战。然而雪花研究的荣誉都归于他一个人。还有,他这样做是在步科学巨人们的后尘:法拉弟和开普勒,历史上最重要的物理学家中的两位,都曾经研究过雪花。

 

        

李伯莱希特博士关于雪花的科普著作和他制作的雪花晶体图片

……

 

 

 

未完待续 (to be continued)

 

相关文章:

1.《色场——爱因斯坦没有发现的理论》摘译

2.《量子的故事——四十个关键历史时刻》摘译

    Copyright © 2011-2012 by Guofang Xie.    All Rights Reserved.  

谢国芳(Roy Xie)版权所有  © 2011-2012.   一切权利保留.    浙ICP备110506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