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记者对2013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恩格勒的电话采访

 

 

  谢国芳(Roy Xie)听录编译

      Email:  roixie@163.com      

 

 

 

  10月8日,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 2013 年诺贝尔物理学奖授予英国物理学家彼得·希格斯(Peter Higgs, 现年84岁)和比利时物理学家弗朗索瓦·恩格勒(François Englert 现年81岁),以表彰他们在理论上成功地预测了能够解释质量和宇宙起源、被媒体俗称为“上帝粒子”(God Particle)的神秘粒子——希格斯玻色子(Higgs Boson)。

  随后,在瑞典皇家科学院终身秘书诺马克(Staffan Normark)的主持下,各国记者通过电话对获奖者之一弗朗索瓦·恩格勒(现为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名誉退休教授)进行了采访。

 

★ 电话采访音频(英语, mp3格式,可下载)

 

★ 电话采访视频(Announcement of the 2013 Nobel Prize in Physics 15:15 ~ 23:10 min

★ 诺贝尔奖官方网站上的英文录音稿

  

★ 诺贝尔奖官方网站上的英文录音稿中的错误

  下面为该电话采访的中文译文。“[ ]”中内容为译者所加。

 

诺马克: 你在线上吗?恩格勒教授。

恩格勒: 是的,我在线。

诺马克: 你好!祝贺你!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恩格勒: 我感觉非常好……,一开始我觉得我应该抑制欢庆的情绪,因为我想我没有看到任何表明我没有得奖的公告,但此刻我非常开心。

诺马克:(笑)是的。现在我正坐在瑞典皇家科学院的会议厅里,我的周围有一大群记者(恩格勒打断说,“是的”),还有国际媒体。你准备好了回答媒体朋友们的问题吗?教授。

恩格勒:请吧,我会尽力而为的。

诺马克:OK,这儿有一个问题。

阿克斯桑:是的,教授你好,我叫玛丽亚·昆特·阿克斯桑,是瑞典《每日新闻报》(Dagens Nyheter)的记者,今年夏天我们在斯德哥尔摩见过面,如果你还记得的话。祝贺你获奖!

恩格勒: 非常感谢。

阿克斯桑:我有一个问题请教你,现在标准模型已经完备了[因为找到了希格斯粒子——译者注],什么是最大的……

恩格勒:抱歉,我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阿克斯桑:现在标准模型已经完备了,你认为物理学中剩下的最大的尚未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恩格勒:是的,还有一些重大的问题。第一个没有解决的问题是,是否存在某种会在我们尚未达到的能量级出现的超对称性破缺,这是一个将会发生新现象的临界点。当然,还有其他的问题,其中一些可能直接相关,另一些间接相关,或者可能没有关联,那就是暗物质的问题,它很可能——如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和粒子物理有关。暗能量的问题是一个更加棘手的问题,它将会以这种或那种方式把我们引向在我看来最基本的今天尚未解决——尽管有一些进展——的问题,那就是量子引力的问题,即引力的量子化问题。

诺马克:还有其他问题吗?

康特:Hi,恭喜获奖。我叫康特,是《印度时报》(the Times of India)的记者,非常有趣的是,这儿的新闻发布以"终于盼到了!"作为标题。教授,这在多大程度上是准确的呢?

恩格勒:抱歉,我没听清楚你说什么。

康特:我说,这儿的新闻发布谈到……,他们的标题是“终于盼到了!",这在多大程度上是准确的呢?

恩格勒:嗯,我怕……,或许是我的电话,或许是我的耳朵,我不太明白你说什么。

诺马克:我们有一个……[对一个记者]你有问题吗? 是的,请发问吧,你有麦克风吗?

罗丝: Hello,恭喜获奖,我叫琼娜·罗丝,是瑞典的一家科普杂志《研究与进展》(Forskning och Framsteg)的记者, 我想问您,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当您构建理论的时候,可曾想到过会发现希格斯玻色子?

恩格勒:噢,这个嘛,但是当时整个事情……,首先,这个理论并不是在六十年代末提出的,而是在六十年代初,在深思熟虑之后于1964年发表的,当时我们看到这样一来我们将能解决短距力的问题,那时候这是一个完全没有解决的问题,它显然和质量的起源问题有关。所以[希格斯]玻色子本身是整个机制的物理实在性的实验判定,你必须等待。首先我们必须等我们的理论应用到某个……也就是标准模型,这需要一些时间,证明我们的理论的自洽性又需要一些时间,这一步要等到七十年代初,然后在整个七十年代期间,标准模型建立起来了,只有在这之后人们才能寻找一个测试,因为标准模型得到了十分完美的验证,除了那个缺失的元素,也就是那个[希格斯]玻色子,它的凝聚给予粒子质量和短距力。

诺马克:OK,我们还有一个问题是吗?

马琳: 是的,Hi,恭喜获奖。我是美联社的马琳(恩格勒:“谢谢”)。当然这是我们大家早就预料到的事,但是当你得知获奖的时候有何感受,还有,你打算怎么花那笔奖金?

恩格勒:啊,我先回答第二个问题吧,[答案是]我不知道 ,那不是我现在关心的(笑声)。你的问题的第一部分是什么?

马琳: 就是, 获得了诺贝尔奖有什么感受?

恩格勒:这个嘛,你想象得到这自然不是很不爽的事情(笑声)。我非常非常高兴得到这个非同寻常的奖赏……所以我很开心。我还能说些什么呢?

马琳: 很好,谢谢。 

诺马克:OK,我想我们这儿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兰迪斯:Hello,我是斯德哥尔摩《地方报》的戴维·兰迪斯,恭喜你恩格勒教授。我的问题是关于你的奖金分享者[指彼得·希格斯]的, 我想知道你最近一次和希格斯教授说话是什么时候,还有当你下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你打算对他说什么?

恩格勒:噢,我见过他,实际上……,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去年]7月4日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的会议上,之前我们从未见过面,但是自那以后我们就见面了,特别是在EPS会议(2013年欧洲高能物理年会)上。至于我将对他说什么嘛,当然我要祝贺他(笑声)。因为我觉得他做了非常重要和出色的工作。

诺马克:OK,谢谢你,谢谢你们。我想这是这里的记者们的最后一个问题,谢谢你,教授。再一次向你表示热烈的祝贺,我们期待12月在斯德哥尔摩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上见到你。

恩格勒:好的,谢谢。

诺马克:谢谢,再见。

恩格勒:再见。

 

 

谢国芳Roy Xie)   2013年10月15日译


            
                                                  

  Copyright © 2001-2012 by Guofang Xie.    All Rights Reserved.        谢国芳(Roy Xie)版权所有  © 2001-2012.   一切权利保留。 浙ICP备11050697号